正在看:战神魔妃

第二十五章 真正的折磨

    孤狼听到暗夜如此说话,暗暗心惊,在整个魔族,除了魔笛的嫡母大公主,没人敢直呼魔君的名讳,他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直呼魔君的名讳,还有昭阳宫乃是魔君的宫殿,难道他也出自昭阳宫,突然,孤狼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他就是……

    想到这种可能,孤狼不由得瑟瑟发抖,如果真的是他,那么今天他和雪狼做的事,已经够他们死百次了,不为什么,只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比魔君更尊贵的存在。

    他才是昭阳宫的正主,孤狼想起临行前魔君对他的交代,想起魔君对他的尊崇,他开始越来越确信,这个男人就是魔族曾经最强大的存在。

    想到这里,他赶紧连连叩头,对暗夜说:“属下知错,请大人责罚,属下等从今往后绝不敢再犯,属下往后会严加管束手下的兄弟,绝不会让他们再有任何僭越。”

    “好,很好,希望你记得今天的教训,严格管束自己的属下,另外,我先前交代的镣铐做好了吗?”孤狼赶紧捧起地上雪狼先前从梵月手上拿下的镣铐,回道:“回大人,已经做好了。”

    暗夜眼光扫过镣铐上的皮圈,冷笑道:“果然是一帮投机取巧的奴才,是谁给了你们胆子让你们揣测上意,自作主张偷工减料做了这么一副骗人的玩意儿,你们这帮奴才倒是会花心思讨好这个女人,她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有胆子敢违抗我的话?”

    孤狼一听,浑身哆嗦,他算是明白了,在这位暗夜大人面前,任何的心思都无法隐瞒,这位梵月姑娘是他的禁脔,没有他的允许,任何讨好的行径,都会招致他的反感。

    魔族的规矩孤狼还是知道的,如果哪位主子的爱妾被下属觊觎,那这个下属可是要灭满门的,在暗夜的威压下。所有的节奏只能由他来把握,任何胆敢挑衅这一原则的手下都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想到这里孤狼赶紧磕头请罪:“暗夜大人,都是属下的主意,是属下看月姑娘身材瘦弱,镣铐粗鄙,会磨伤她,所以自作主张,属下这就重新做一副,马上给她戴上。”

    暗夜冷声道:“这样最好,孤狼,我希望你们明白,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孤狼看了一眼梵月,眼下她被牢牢控制在暗夜怀里,动弹不得,孤狼暗暗叹口气,解铃还需系铃人,月姑娘,我们帮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从头到尾,梵月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她看出来了,暗夜现在对她恨之入骨,任何接近她的,对她好的人都会遭殃,自己眼下已经自身难保了,如果帮雪狼求情,不止帮不了他,还会要了他的命。

    暗夜似乎很满意眼下梵月的态度,她终于安静了,是顺从了吗?处置好雪狼和孤狼,他看向怀中梵月的脸。

    梵月垂下眼帘,低下头,不愿意让暗夜看到自己眼神中的轻蔑与厌恶:“他这是再做什么?杀鸡儆猴吗?他是在自己面前杨威,宣誓主权,告诉自己没有选择,只能依附他,顺从他吗?”

    她没猜错,果然,暗夜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他冷酷地宣布:“月奴,你要知道,普天之下,莫若王土,在这里,唯一的主宰者只有我,你的命运掌握在我手里,我让你生你就生,让你死你就死,你是我的奴隶,你只能顺从我,讨好我,你也只可以对着我笑。”

    “什么?他疯了吗?他让我对他笑,他这是痴心妄想,如果有一天,自己恢复了战力,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他,在我梵月的字典里从来没有顺从两个字,他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屈服,让自己顺从?他是在做梦,哪怕自己身无战力,哪怕自己孤立无援,自己也绝不会认输,战神的原则从来只有战斗,绝无妥协。”

    回应他的是无边的冷淡和沉默,就算他强迫梵月看着他,但是梵月的眼中充满的不屑与空洞,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他,他不由得再次掐住她的脸,柔嫩细白的皮肤上已经留下了他指甲的掐痕。

    他顾不上这么多,这个女人居然无视他,他一定要唤起她的关注,他瞪着她,大吼道:“我在和你说话,你听到了吗?”

    梵月冷冷地盯着他,淡淡地说:“我听到了,每一个字我都听得很清楚,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

    暗夜冷笑道:“别急,看来你还没有理解我说的话,既然是奴隶,就要有点奴隶的样子。”他扔给梵月一套粗布的衣服,直接吩咐,把它换上,你只配穿这样的衣服,梵月咬牙怒视他,他一定要这样羞辱自己吗?

    暗夜看她不作声,直接走到她跟前去,刷!撕碎了她的外袍,梵月大惊失色,赶紧抓紧衬里的衣服,暗夜说:“你是要等我给你换,还是你自己换?”

    梵月再也忍不住了,她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个可恶的男人,他一定要这样羞辱自己吗?暗夜看到她流泪,呆住了,好像有蚜虫在自己心头啃咬,但是他顶住了,面无表情看着梵月。

    梵月的眼神暗淡了下去,她拿起衣服转身走进山洞,低声说:“我自己来。”

    终于她换好了衣服,这件料子粗鄙的衣服磨得她柔嫩得肌肤生痛,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比起他对她的伤害算得了什么?当梵月抱着换下来的雪狼的衣服走出山洞,准备将衣服还给雪狼时,却被暗夜一把夺去,扔进火堆里烧成了灰烬。

    他恼怒地想,这个女人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她穿过的衣服凭什么要给别的男人穿?而他的举动在梵月看来一定是他对自己厌恶到底,连穿过的衣服都要烧掉。

    可惜,暗夜的算盘落空了,该死,就算她穿上粗布衣服还是那么美,暗夜扫视过梵月,他敏锐的眼神已经捕捉到她细嫩的脖颈处已经被衣服磨出些微的划痕,他强迫自己硬起心肠,这次刚刚开始,自己不能心软,自己一旦心软就会成为她的奴隶,任她予取予求。

    暗夜面前已经放好了一副粗铁打造的沉重镣铐,孤狼受教训后觉悟很高,忠实地执行了暗夜的交代,很快打造好了镣铐呈了上来,暗夜玩味地拉起镣铐,镣铐叮叮作响。

    然后他冷酷地对着梵月说:“这就是你身为奴隶的标志,你的专属镣铐,不过如果你现在求我,今天我就放过你,免了你今天的责罚,否则,你一晚上都要领受这样的责罚,戴上这个,你估计一晚都不好受。”

    ------题外话------

    可怜的战神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设置
关闭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大小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